从愚痴造业到持戒念佛

从愚痴造业到持戒念佛

  “阿弥陀佛身金色,相好光明无等伦。白毫宛转五须弥,绀目澄清四大海。光中化佛无数亿,化菩萨众亦无边。四十八愿度众生,九品咸令登彼岸。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

  每每想起去年秋季于庐山东林寺求授菩萨戒期间,每天清晨在师父们的带领下念佛时,末学心中就会油然生起无限敬意,特别是一口气唱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六字洪名时,泪水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,厌离娑婆、欣求极乐之心溢于言表,一心祈求阿弥陀佛慈父救度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圆成佛果,倒驾慈航,回入娑婆救度众生。现在回想起来,依然很有感触,尤其是经历今年发生的疫情,更加坚定了末学忆佛念佛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决心!

  说起我的净业行持,实在是惭愧得很。我小时候常随母亲去附近的庙里烧香拜佛,每年农历二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圣诞,我们村上的妇女会举行观音会,大家聚餐食素,这些风俗习惯给年幼的我种下了佛的种子。

  此外,家庭环境也给了我很多有益的熏陶,每当中秋节家里新做了糍粑,或是赶上新稻米上市做米饭,母亲都要送一些给邻居家。父亲担任村小队干部时,总是热心地帮助乡亲们调解各种矛盾。我的祖母更是慈悲善良、乐善好施之人,她老人家常常教导我:紧紧嘴巴,慢开口;好心人,天给路……这些教诲使我受益匪浅。虽然只住着三间茅草屋,但一家人的日子也过得其乐融融。

  然而自己业障深重,智慧浅陋,在工作期间与女朋友同居,造下邪淫的罪业,不久就遭遇了不好的果报。二〇〇二年七月,我在上班挤公交车时,被公交车的车轮碰撞,左腿胫腓骨开放型骨折。

  当时我一直念“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”,在我左脚将要往下放时,只听到路边有一位老人喊道:“您的脚不能放!”声音清楚得就像在耳边一样。我一看,自己的左脚快成九十度角了,只好将左脚掰直,暂且坐在地上,捡起手机拨打120,这期间我还是一直在念观世音菩萨圣号,救护车来了以后,将我送到附近医院急救门诊救治。

  后来听女朋友说,当时她身上没带钱,要出去取钱,门诊护士为我抽血后,就将我放在走廊里离开了。那天医院院长正好在急救门诊巡视,看到我躺在推车里没人管,就让医护人员先给我办理进手术室的相关手续。手续办好后,女友刚好也取钱回来了,在交费的同时,我被推进了手术室进行手术。手术很顺利,主治医生说我这是捡回了一只脚,如果超过六小时,就接不上了。术后住院康复期间我还是一直在念“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”,康复也很快。

  康复出院回到家中,我向观世音菩萨像跪拜许愿,三个月后,我可以下地走路了,也去上班了,只是走路时有些跛。我当时开了一家文化公司,拍摄制作电视台的专题节目,有一次受邀在衡阳拍完专题片以后,合作单位的负责人提议我们去南岳衡山拜佛。我们开车上山,在一座寺院里,我向一尊观世音菩萨像至诚礼拜。后来我的左脚逐渐恢复正常,走路也不跛了,负重与跑步等都不再受影响。在此深深地顶礼、感恩观世音菩萨!南无阿弥陀佛!

  我于二〇一二年八月皈依三宝,家中又请了佛像供养,按时上香礼佛。自皈依三宝以来,得蒙佛菩萨加被护祐,我身体很健康,基本没有生过病。二〇一九年二月,我受了五戒,修行精进了一些,读诵《心经》《楞严经》《金刚经》和大悲咒、楞严咒等。再后来受到一位同修的指引,专念阿弥陀佛,并读诵《无量寿经》。

  二〇一九年秋季,我在东林祖庭受了菩萨戒,惭愧弟子净业修行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。以前我吃素并不完全清净,鸡蛋与五辛还未全断,受持菩萨戒后,鸡蛋与五辛也全断了;我每天坚持定课:念佛至少一万声,读诵《净土五经日诵集要》和《佛说阿弥陀经》等;积极参与学习菩萨戒;六斋日、长斋月还在佛像前自誓受持八关斋戒。

  现在我每天将所做的功课回向,愿病毒疫情迅速消除,世界一切灾难迅速平息,世界永久和平,人民安居乐业!愿一切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!

  《净土》2020年第1、2期合刊    文/惟铭